i公益——四川公益网站

www.tvxdkg.com

2018-10-23

  社会组织注册登记的“双重管理”体制已在大部分地方取消,随之而来的是,如果要鼓励和培育社会组织发展,就应该降低登记注册的门槛。

而在基层,因为社会组织的体量不大,一些登记注册的条件难以符合,这就要求当地政府主管部门作出一些改变。

  近期在降低社会组织成立门槛方面做得引人关注的是深圳市罗湖区。 5月27日,该区出台《关于推进社会组织改革的实施意见》,规定除了业务主管单位有特殊规定的,取消3万元以上的开办(注册)社会组织的资金限制。

  业内人士说,这意味着在深圳罗湖,1元也可以注册一个社会组织。   不仅放宽资金限制,罗湖区的财政还出手予以保障。

该区有115个居委会,区财政拿出资金向这些居委会投放资金,设立社区基金。

基金将被用于社区社会组织孵化、社区公共事业和公共服务发展、社区文体公益活动等,通过社区居民议事会决议使用。

  在西部地区,财政未必能拿出这么多资金促进社会组织发展,在降低门槛方面,政府相关部门也有很多创意。

四川省屏山县是另一个案例。

该县取消“双重登记”制度后开始简化登记程序,取消了社会团体筹备审批环节,申请人经名称预审同意后即可开展筹备工作,在6个月有效期内完成筹备即可申请成立登记。   同时,放宽登记条件。

对直接服务于乡镇、社区、村组的公益服务类社会组织,注册资金从3万元放宽至1万元,社会团体会员数量从30个以上放宽至20个以上或个人会员从50人以上放宽到30人以上,放宽登记条件后仍达不到要求的可先在乡镇登记备案,具备登记条件后在县民政局登记。   此外,当地还允许“一业多会”的形式存在。 该县对可直接登记注册的4类社会组织,允许在全县范围内申请成立多个业务范围相同或者相似的社会团体,以适度竞争的方式,促进社会组织加强自身建设,提升服务能力,实现优胜劣汰。

  内蒙古自治区的乌审旗在创新培育社会组织方面尝试了一种新的制度———“双轨制”。

以往,只有满足一定的条件,比如有一定的人数、有办公场地等,才符合直接登记注册的条件。 乌审旗的规定是,一些活跃在社区刚起步、硬件条件达不到“门槛”的微社会组织可先“备案”。

既能登记,也可以备案,这种“双轨制”大大降低了门槛。   “这项新政可以说是为公共服务类社会组织‘松绑’,草根型的社区社会组织和公益慈善社会组织有机会因此获得‘名分’。 ”当地民政部门负责人说。